创天下——中国创业者与投资人第一社交媒体平台

创天下>互联网>正文

从「精神污染」到资本香饽饽,国产科幻电影什么时候才能给点力?

创业大本营 2017年01月12日 来源:极客公园
2900 5

2015 年,国产科幻电影立项超过历史总和;2016 年,资本规模化介入 IP 竞赛,科幻电影霸占年度票房总榜。

这个行业热起来了,中国电影人似乎有了撸起袖子、大干一场的架势。然而,2016 年已经过完了,大家口中的中国「科幻电影元年」来了吗?还没。

5 年前,阿方还是一个女大学生。她在往返于家和学校的地铁里,间歇地读完学长给她推荐的《三体》,中间有好几次坐过了站。等到看完的那天,她走出地铁口,「觉得天空的颜色都变了」。那是许多科幻迷所能感受到的「召唤」,它来自未知的遥远星际,科幻作品的母题之一。

在大刘所构建的浩瀚时空中,他们的想象力阀门被重新弯曲,进入一个全新的轨道。在这个轨道里,他们穷尽的是时空尺度、人类的异化、技术颠覆社会结构和乌合之众的想象。你可以在这些年轻人的眼里看到光,和那些创业者谈风口、数码发烧友讨论电子产品的样子,其实没什么不同。

唯一的不同,也许是在非同好面前,他们大多选择保持缄默。在 1983 年,科普界极左派甚至将科幻小说定性为「精神污染」。「要是讲不好,别人会觉得你荒唐」,中年科幻作者老赵神秘地摆摆手,将科幻描绘成一种右脑大于左脑的运动,「它是虚构,但也建立在多学科的基础之上。不过也不要讲我们是科普,不是一回事」。

你已经被外星人的纳米机器人控制了,包括思维。

几核广播说,雾霾就是非典型超长 dlc。

你难道以为现在的你还是你自己吗?

——科幻迷是这样对话的,只有同类人才能领会的可爱。

长期以来,爱好科幻的青年所在的都是一个亚文化小圈子。就像那个曾经在娘子关水电站上班的工程师刘慈欣一样,妻子、孩子不知道他平时在写些什么。大刘没灵感的时候,就跑到楼顶上仰望天空,那里有他的平行世界。

然而,回望过去二十年,「科幻」在中国大众层面激起的浪花,似乎只有属于刘慈欣、郝景芳的,那两个陆续来自雨果奖的好消息。科幻电影仍旧是好莱坞的,《太空漫游》系列来自 20 世纪 60 年代的西方。

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?中国科幻出现的时间不算晚,从最早将国外优秀科幻作品引进国内的梁启超、鲁迅开始,这条路已断断续续地走了一个世纪之久。

「中国科幻行业其实不缺好故事」。

王晋康的《天火》、《七重外壳》,韩松的《红色海洋》、《宇宙墓碑》,何夕的《六道众生》、《光恋》,刘慈欣的《乡村教师》、《球状闪电》。如果你熟悉科幻,一定对这所谓业界「四大天王」耳熟能详。作为新一批的科幻中坚力量,还有后来者吴岩、郑军、郝景芳、江波、陈楸帆、宝树……用竺灿文化副总裁严蓬的话讲,「上百篇非常出色的作品是肯定有的」。

根据《文艺报》报道,从 2011 到 2016 年,中国科幻小说出版总数从年度 77 种发展到年度 179 种,原创读物从 35 种发展到 102 种,增长量在一倍以上。

就像丁俊晖带起了年轻人们打桌球的爱好,刘慈欣、郝景芳也点燃了这个行业的雄心壮志。科幻创作迎来了它最好的时候。

老牌科幻杂志《科幻世界》副总编姚海军总结说,「2015 年,科幻类图书出版市场被普遍看好,但原创力不足,译介工作也欠缺开创性。从积极的一面看,2015 年的科幻出版明显多元化了——不仅仅是指众多出版机构的介入,还包括题材与风格流派的发展。」

同时,资本的进入,也让人们越来越多地在谈论「IP 影视化」。

比如,「未来事务管理局」就是一个为科幻作家、爱好者服务的机构,开展包括作家培训、项目孵化和商业资源对接的活动。「云莱坞」则是一个免费为故事创作者对接影视人的平台,去年拿到了数千万的 Pre-A 轮融资。2016 年,豆瓣也宣布了它的「文学作品影视改计划」,在作者和影视公司间承担中介角色。

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所收到的 2063 部投稿中,「科幻」题材占据了 700 多部,它是豆瓣阅读一个重要的门类。

豆瓣阅读总经理戴钦告诉极客公园,「我们想鼓励有中国场景的科幻作品,也就是发生在中国的城市环境或者说中国景观下的故事。目前的很多科幻作品是被架空的,不是说它发生在旧金山,而是不发生在任何具体的一个城市环境里。」

严蓬在第一届惊奇电影创投会上表达了类似观点,他认为,影视科幻作品之所以要结合都市化主题,是因为它天然具备了视觉基础。「奇幻毕竟是有历史感的东西,而科幻可以是当下的。北京地铁高峰期能挤上车就是老天保佑了,现实多科幻啊。」

视觉转化是编剧和导演遇到的实际困难,尚未成熟的科幻电影工业也是问题。

《三体》大电影宣布要上国产手术台时,大部分科幻迷的内心是嫌弃的。再听到它因种种困难被「延期」,又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。毕竟,要把《三体》的宏大叙事和世界观拍好,难度几乎和《星战》相当。以国内电影工业的基础来看,这个科幻小说的顶级 IP 很可能会在荧幕上被浪费。

《长城》剧照

在中国科幻电影工业体系的建立上,业界认为 2016 年张艺谋的《长城》是一部很好的尝试。大场面、中国风是这位名导的拿手戏,在资源调动上是真正的「巨制」,虽然舆论最后集中在了「世界第八大未解之谜」女主景甜身上,画风被扭歪。天工异彩创始人常洪松说,它在科幻电影制作工业流程设计的摸索,是给后来者留下的干货。

根据艺恩网发布的《2016 中国影视科幻行业白皮书》,「截止到 2016 年 11 月 29 日,中国电影票房为 423.6 亿,观影人次达到 12.4 亿,同比增长近 10%,但影院观影人次增幅放缓。」中国科幻电影在「着力爆款」和「小步快跑」间,正在逐渐倾向于后者。

来自北美电影市场的消息,2017 年,《金刚狼 3》、《银河护卫队 2》、《变形金刚 5》……好莱坞将祭出当家 IP,延续他们的「续集」大招,国产作品的商业突围前路漫漫。

中国科幻行业的优势在哪?也许真就像大刘所讲的,「读者比较年轻」,他们有十足的劲头和热情,去干一切事、克服一切糟心的麻烦。

科技互联网平等地浸润着这片土地,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也已经具备了从「面朝黄土」到「仰望星辰」的基础。在「科幻迷」这个依旧保持着纯净和热情的亚文化圈,他们会为《大鱼海棠》里一个变形的鱼头较真、生气,也会把一篇书评写得比小说本身还长。

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到底什么时候来呢?但愿明年再嚼这个老梗的时候,我们已经又向前走了一步。

1

声明:本文欢迎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“创天下”,更多内容欢迎关注:“创天下投资平台”公众号。

本文系创天下网整理加工,旨在传播资讯和丰富网民阅读。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有技术差错事实问题可随时致电010-59423608 创天下网站编辑部。

分享至:

特邀作者

创资讯more>